文苑擷英

亞東 短篇小說——《真人真事》

作者: 亞東     時間: 2021-04-26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真人真事


不久之前的一天上午,我在神木見到了史明章,他對我說,他這幾天頸椎病發作,每天坐在辦公桌前梗著脖子,感到頭昏沉沉的,吃飯也是食之無味。

當今社會,頸椎病早已成了久坐辦公室的人們的通病,在我的印象里,似乎很少有常年在辦公桌前工作的人沒有頸椎病的。

后來,神木人王安來到了史明章辦公室,當時我正和史明章坐在一起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他說:“我頭昏的厲害,要不是你來了,我這會兒早就睡下了。”我知道他一定是難受到了極點,否則,也不會這樣說的。

王安進門第一句話說的是:“我從河北給你空降一個神醫過來。”

我聽了“嘿嘿”一笑,王安被我稱為特朗普,就是說話特不靠譜。史明章正在難受當中,聽了王安的話,懆懆地說:“趕快滾遠遠的,你拿我開涮呢。”

我也隨聲附和:“真是特不靠譜的家伙。”

一周后就是“五一” 勞動節,我開車回了西安。

過完“五一”勞動節,我再次回到神木,見到史明章,他高興地對我說,他的頸椎病好了。

我說:“頸椎病發作也就難受那么一段時間,過了那個勁自然就好了。”

然而,他的回答著實令我吃驚不小,他告訴我說,王安在節前真就把那個“神醫”從河北請來了,結果也是讓他大吃一驚。

緊接著他告訴了我事情的原委。

原來就在“五一” 節前兩天,王安把那位“神醫”從河北請來了,“神醫”來到神木后就住在五洲國際大酒店。當時王安叫史明章去五洲國際大酒店看頸椎病,史明章的頸椎病發作已有一段時間,整日腦袋昏沉沉的,正所謂病急亂投醫。史明章當時想,不管看好看不好去試試吧。據說那位“神醫”每天只在早上七點到十一點之間給人看病,其余時間都在休息。于是,史明章早早起來趕到了五洲國際大酒店。

“神醫”姓李,大家都尊稱他“李老”。

再說李老那天見到史明章后,也沒有多言語,讓他平躺在床上,把他從頭摸到腿,說很多人頭昏,總是認為是頸椎變形壓迫神經導致,西醫理論也是這么講。其實頭昏的原因不單單是壓迫神經,還有其它原因,比如血脈不通,中醫上講通則不痛,痛則不通……

據說那日李老給史明章做推拿治療,把史明章疼得是眼淚直淌。事后王安夸張地說:“把老史給弄哭了。”

哭就哭吧,關鍵是經過二十分鐘的推拿后,史明章的頸椎竟然神奇地康復了,頭也不昏了,脖子也不疼了。

真有這樣的“神醫”嗎?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會相信呢?

這一場景或許只有在金庸小說中能夠見到。

李老來了后,在五洲國際大酒店不是治好了史明章一例,很多人在經過李老的推拿后,都和史明章一樣神奇般康復了。

聽說李老過完“五一” 節后還會再來神木,為了見到這位“神醫”,我特地在城里多停留了幾天。

兩天后,我終于把“神醫”等來了。

“神醫”李老,個頭不高,目測大概在一米七零,一頭白發,面色黝黑,從外表看,也看不出來如金庸小說中的異人那樣有仙風道骨、之氣,倒更像是一位從河北來的下田耕種的農民。

那天晚上,史明章為了表示對李老的感謝和敬意,請李老和大家在大秦面莊吃飯。當時,李老就坐在我旁邊,這給了我近距離觀察這位“神醫”的便利。

李老的酒量很好,年過七旬的老人,對來向他敬酒的每一個人都是來者不懼,舉起酒盅一飲而盡。席間,我倆也聊了幾句中醫方面的知識,他一邊與我碰杯喝酒,一邊給我講經脈之道。其實中醫那些理論都是耳熟能詳的,關鍵在臨床經驗,這也是古往今來中醫大夫越老越吃香的原因。

第二天起來,我便早早來到李老住的房間,會客廳里已經坐了幾個等待就醫的人。

那天最后一個輪到的是我,當我走進套間,李老示意我趴在床上,我告訴他說,我也是頸椎不好,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每天早上起來,常會感覺到左手指尖發麻,我問:“是不是頸椎壓迫神經所至。”他沒有回答我,讓我翻過身來,繼續給我推拿。大約十分鐘后,他開始在我的左外上臂處揉、捏、推、壓,然后又在我的右上臂和肩夾處擠按。

二十分鐘后,李老說:“好了,可以起來了。”

我問:“我的左手指尖發麻是不是頸椎引起的?”

他說:“不是,你的左臂有兩處血管不通,我給你打通了,你的手指尖以后不會再麻了。”

我起來后,還有了一個新的發現,我的右臂可以輕松的回環轉圈了,以前右臂每抬起向后轉動時很是吃力,總能聽到“咯嘣”一聲。總以為是肩肘炎引起的,也沒太在意。我雖然沒有告訴李老我的肩肘有這個毛病,但他還是在給我做推拿的時候捏到了,他說是肌肉沾連,西醫一般要求手術治療。可在李老的一推一揉之間,竟然把沾連的肌肉“撥”開了,事后回憶也沒有太疼痛的感覺。記得書法家殷漢西說他有一年也是肌肉沾連,到醫院后醫生是硬生生把他的肌肉用手拉開的,鉆心的疼痛讓他每每提及都還心有余悸。

自從李老給我做完推拿后,我的左手指尖每天早上起來不再發麻,我的右臂向后抬起時也不再“咯嘣”作響,而且能毫不費力的自如旋轉一周。

我問過王安,你是怎么發現這位“神醫”的?

王安說,其實也不是他找到的李老,是一個叫張華的人最先找到的。后來,我見到了張華,張華告訴我說,也是事出偶然,2018年初,張華的女兒突然得了一種怪病,經常感覺到渾身皮膚寸疼,張華帶著她跑遍了西安的幾所著名醫院,前前后后花了一萬六千元,醫院也找不出病因。為了女兒的病,她沒少費神,但又毫無辦法。她是在朋友圈里看到關于李老的介紹的。張華說,當她在朋友圈里看到對李老的介紹后,毫不猶豫就作出決定,開車帶女兒去河北找李老治療。

我想張華當時的心情大概和史明章一樣,也是病急亂投醫吧。

張華開車帶著女兒從西安出發,一路奔馳了八百公里,來到河北衡水找到了李老的家。

當天晚上,李老就給女兒做了推拿,頭一次推拿,女兒的額頭鼓起了一個核桃狀大小的包。

那一晚,女兒再沒有喊疼,第二天起來,張華神奇的看到,多日不好好吃飯的女兒開始主動進食了。吃完早飯,李老給女兒做了第二次推拿,推拿后李老對張華說:“孩子是胃經絡不痛,引起的渾身皮膚疼痛,經過推拿,已經打通了她的胃經絡,以后不會再疼了。”

在答謝了李老后,張華開車帶女兒返回西安,途經鄭州時,女兒突然說:“媽,我想吃肉。”這讓張華喜出望外。

自從那次李老給她的女兒推拿治療后,至今已經大半年過去了,女兒的病沒有再復發過。

那天給我做完推拿后,我和李老坐在沙發上閑聊,我說:“您是不是看過比如《黃帝內經》之類論述人體七經八脈的相關書籍。”

李老回答:“從來沒有。”

我想也許他是不想多說吧。

事后想來,他說沒有,也許真的沒有。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李老真的是精通人體的七經八脈,而且不但精通,應該說是了如指掌,他能把你從頭到腳捏上一遍,不用你開口,就能準確地道出你哪里出了毛病。難怪大家都管李老叫“神醫”。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不是親身經歷,誰會相信這一切在金庸小說中才會見到奇人異事,真真正正會來到我的面前,甚至在二十分鐘內治好了我連續幾個月的手指尖發麻和多年頑疾肩肘炎呢?

聽王安和張華說,李老近期還要來陜西。

我想,不管那時我在哪里?一定要提前趕到,再次目睹這位“神醫”的醫術和風采。


(陜煤作協  亞東


上一篇:李永剛 詩歌——《歌唱勞動》 下一篇:孫文勝 散文——《雨生百谷》
88影视网-在线电影-最新电影-免费电影-电影在线观看